【食有鱼】米麵的世代交替,说德国薄饼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
2020-06-13 浏览量:515

米麵的世代交替,说德国薄饼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
【食有鱼】米麵的世代交替,说德国薄饼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德国薄饼,鱼夫手绘

女儿赴德国游学,拜智慧型手机和FB赐,我经常可以看到她每天吃什幺、去哪里玩玩的照片,稍解为人父母者的思念。

但是看她吃的率皆是麵食,心中又不免怀疑这样吃得惯吗?不食米饭会饱吗?于是在她出国前请她带着我们去吃吃德国的食物,女儿选中的是德国薄饼,吃过后,回家又得勤加研究,私下又自行去体验,究竟这一味在异乡会不会饿着了她?

德国我去过,但对洋人料理我不是很细究,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德国猪脚、现酿啤酒和莱茵河畔的筊白笋,至于这德国薄饼(Flammkuchen)则是庶民小吃,外形长得像披萨,然皮薄而沿缘烤得椪皮微焦,据说这原本是师傅们烤饼时,撕下一小块麵皮往炉里测试温度,由于味香皮脆,再涂上些许酸奶油,反成这道深受德国人喜爱的薄饼。

【食有鱼】米麵的世代交替,说德国薄饼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
朋友旅居德国多年,返台长住后相约进餐,居然也带我到天母的德国餐厅一嚐,后来便成了我谘询德国食物与留学生活的顾问。

薄饼主要的食材多数是蔬食,烘烤前现做麵皮,有方形与圆形两种,然后在表面抹上可烘烤的「鲜乳酪」(fromage blanc)或「酸乳酪」(Crème fraîche),我仔细观察製作过程,用手机录製製作全程,回家仔细分析,这可是我女儿此去德国天天会吃到的餐点,岂能不详加研究?

想来我是多虑了,女儿从德国传回来的食物照片反不见薄饼,其他各国食物也应有俱有,想来上了年纪了,江湖走多了、胆子变小了,乃疑神疑鬼,其实在台湾既然能有德国料理,在德国岂无台湾米饭?

在我这一代,米食是主食,早期出洋去西方国家,吃不到米饭半夜总会饿肚子,当时米饭做成的速食包鲜少,泡麵就成了必带的止饥品,偶尔要带上一瓶酱油,在西洋麵点上淋上少许,可解思乡之情。

洋人也不是没有米饭,而是不知如何处理,水米比例不对就形似稀饭,自是少了香Q弹牙的嚼劲;其次稻种不同,总觉得少了有点黏而实不黏,有如亲情般的台湾米粒味道。

【食有鱼】米麵的世代交替,说德国薄饼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
专注在新鲜现做薄饼的年轻女师傅。

不过喜欢米食的台湾人,我这一辈好像是末代了,尤其是儿女曾经在国外居住过一段时间者,麵食料理的名称倒背如流,小女儿準备去德国游学期间,连德国食物都先在台湾适应了,这家「温德德式烘焙餐馆」的片子,我其实拍好许久了,等女儿出国后,我这才想起曾经和她去过这家德式餐馆,回想起来,她一走了进去,两三下就点好了餐,宛如是家中厨房般的熟悉,或许我根本就不用那幺担心她吃不惯洋食吧?

米食的变化少,麵粉的搞头多,那句「当思盘中飧,粒粒皆辛苦」千年下来,仍是以「粒粒」分明的本尊,也就是主要以一锅饭的样子呈现,麵粉的花样则多到不可计数,颇受年轻世代的欢迎,我本自以为米食被世代交替了,所幸现在也有人开始研发米食汉堡、以米为食材的西方式创作料理了,阿弥陀佛。

用手机拍了影片来分享,希望大家会喜欢:记年轻族群饮食文化小体验/温德德式烘焙餐馆

店家资讯: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114台北市内湖区瑞光路513巷22弄11号

02 8751 3708

Flickr 上的相片集 Wendel's 德国美食

数位编辑整理:陈怡琳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