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上那一条「被社会化」的看门狗,教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

2020-07-07 浏览量:713

有一天在某座山里,我认识了一条「被社会化」的狗,他教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,就是「做自己生命的主人」!

那一次在山上的寺庙里,从夜宿的佛堂要走到吃早餐的地方,必须通过ㄧ段陡陡的小山坡,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小房子,乍看之下应该是个狗窝,当我多往前踏了三步,狗儿就激动得从屋里跑出来,狂吠不止:「汪、汪、汪!」彷彿告诫我不要经过牠的地盘,但饿的发慌的我没得选择,必须路过。所以灵机一动,「或许我可以试试跟这狗儿说话?」心是这幺想,但其实丝毫不知该从何开始,毕竟我既不懂狗的语言、也没有哆啦A梦的翻译蒟蒻,我好想知道,到底怎幺跟狗儿说话?在那狗儿的耳中听到的又是什幺呢?

我驻足不前,仔细观察并打量着牠,发现牠除了站姿挺拔外,也将耳朵竖得直直的,像是宪兵般没有一刻鬆懈,牠应该把我当成是入侵家园的破坏者吧?感觉真糟。我既不想破坏更不会伤害牠,只是想要路过去吃早餐,什幺原因让牠对我的戒心如此重?百思不得其解。

我再想,如果人类的语言和狗不通,那在人类的语言发明以前,我们是如何与动物和大自然沟通的,还是我们从来不和牠们沟通?我该如何用超越口语的表达方式,让牠感觉到我真诚的善意,毕竟我只是路过而已,并没有要侵犯牠的任何意思。

在凌晨的山里,冰冷的空气令人沮丧,与狗儿的僵局更是冰冻了我的心。我拖着发抖的身体,慢慢的放轻我的脚步——或许我的脚步声可以和牠沟通,我是牠的朋友、不是敌人——彷彿收到了我的讯息,慢慢的牠那像宪兵般直立的双耳,从完满的九十度慢慢下降,最后终于回到了「头平面」。不出一会儿,狗儿就慢慢走回屋里,僵局突破,我也顺利通过了。

这次有趣的经验机发了我的灵感:「如果那条狗没有被笼子困住、被绳子捆绑,那我经过时,牠还会吠我吗?」笼子是饲养牠的人类赐予的,并用绳子为牠定义了家与领土,有人靠近牠,当然要保护自己的家啊!所以牠其实是一条不折不扣的、「被社会化」的狗。

山上那一条「被社会化」的看门狗,教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

另一次与狗交谈的经验,是在台南成功大学,那时我到成大拜访朋友,等朋友时很无聊,意外发现校园里充满了许多流浪狗,杀时间的心态让我决定再试一次和狗说话,但这些领土划分没有这幺清楚的狗儿,似乎不太理会我脚步声的变化,上次的妙计惨遭滑铁卢。于是我试着坐在一条狗旁边,用心、用力,身体前倾地看着牠,足足看了2分钟,牠不动声色,我就像是个一厢情愿去暗恋着某人的笨蛋,迟迟得不到回应,却又不敢、也不知道该如何採取下一步行动。

接着开始感到有点沮丧:「我果然还是不会和狗说话。」于是我放弃了,打开随身携带的书籍、席地而读。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刚刚那条狗儿慢慢向我靠近,接着将整颗头塞进我盘着的双腿里,温柔地撒娇。再过一分钟,又来了另外两条狗,拼命用头磨蹭我的身体。又过一分钟,我回神后惊觉,自己已经被五条狗包围了,但是一点也不可怕,大家看起来就像是想和我交朋友一样,如此而已。

同样是和狗儿说话,为什幺两次的经验会差这幺多?一次在紧张中惊险度过,另一次则不一会儿就打成一片。问了朋友之后,原来成大校园内的学生社团和附近的居民都很认真的照顾流浪狗,施打疫苗外还定期关心,原来这两地的狗最大的差异,在于生活环境中的人们如何「看待」牠们,两群人的心态可能在本质上有着很大的差异。

山上的狗是「宠物」,也是被赋予了责任的「看门狗」,有着被赋予的「社会角色」,还有「对角色的期待」,通常是由主人帮牠定义,只要乖乖遵循就好。有人跨越「界线」,理所当然的就应该要吠吠他,没有突发状况时就安分守己、善尽本份。反正就是讨一口饭吃,省得麻烦,于是这条狗和人类有着这般垂直的从属关係。

校园里的流浪狗是「朋友」,大家和平共处、互相尊重、共享校园,狗儿爱去哪就去哪,没有明确的界线,所以也不需要去捍卫领土,当然也不用对「无礼的越界者」做出声音的威吓与制裁。流浪狗的生活要靠自己打理,找食物、安排时间,也可以到处蹓跶。有时候遇到像我这样愿意坐下来和牠们聊聊天的人类,也可以敞开心胸彼此交个朋友,纵使没有相通的口语,我们也「以触觉和表情会友」,好不浪漫。于是这些狗儿和人类有着水平的、互相尊重的朋友关係。

如果这两种狗碰在一起,会发生什幺有趣的事呢?如果牠们都会说人类的语言,那牠们的对话又会长什幺样子呢?单纯感到好奇,我们一起想想吧。那我们又是哪一种狗呢?

你是那条被社会化的狗吗?有着很清楚的界线,当别人有意无意跨进来时,就对他大喊,死守着「环境给我们的定义」,什幺感受、价值、意义,似乎都不太重要,反正讨一口饭吃就好,生活简简单单、清清白白。抑或是那条自由自在的流浪狗,自己去「定义环境」,虽然听起来有点苦、有点麻烦,但是自己就是自己生命的主人。

换一个角度,你是那个赋予界线与角色的狗主人,还是陪伴着流浪狗一起面对困难、和平共处的流浪狗志工 ?面对周遭人时,我们是垂直的从属关係还是水平的朋友关係,我们长于控制,还是欣赏与尊重?

不管你是谁,都没有对或错,问问自己,过去是什幺样子、现在是什幺样子,还有未来想要成为什幺样子,一切都是选择,如此而已。至少在这个被人类霸凌的世界里,相较于那些似乎没有选择的狗儿们,我们都是幸福的,有着可以做选择的能力。

然后,我们的选择成就了我们是谁,而每一个我们则成就了,世界会是什幺样子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