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2020-07-08 浏览量:751

身处港澳,不少人对「水货」、「代购」、「假结婚」等词都不陌生,无独有偶,繁华到出晒名的纽约吸引到更多不同国籍、不同种族的人聚居,移民、偷渡、旅居等多种停留方式令这个文化大熔炉般的现代都市光怪陆离、趣事不断。在纽约「Ensemble StudioTheatre 」担当驻场编剧的朱宜,来自上海,受环境启发,创作出写实与奇幻兼备的《异乡记 Holy Crab! 》。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《异乡记》揭示社会现实,但形式轻鬆,剧场人都乐在其中,颇为享受。 (李国星摄)

倾向于在市民专场中选择轻鬆有趣剧本出演的「Dirks Theatre 卓剧场」,这次就选择了朱宜的《异乡记》。剧本中有三条主线、36 个角色,纽约时代广场上吉祥物相互抢客、入境小黑屋海关关员与旅客的爱情故事,甚至连雪柜里的海产都联合起来上演一齣诛杀异己的大戏。混成一团的剧情,在朱宜的巧妙安排下,全剧以看似不相关的大闸蟹「偷渡」来贯穿,再恰到好处地镶嵌在美国的历史时间轴上。「个个嚮往移民,偏偏介意本土被入侵!」奇怪的领域心态、「本地人」的多重标準,都促使《异乡记》生成,而编剧的所思所想,通过藏有暗示的大闸蟹及一众海产「角色」一一宣之于口。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我可能喺德州晒黑咗。Doug(梁兆富 饰)

我小时候总想着,有一天我会爱上一个陌生人,说着没人懂的语言,带着我去一个前所未见的新世界。徐夏(刘雅雯 饰)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导演叶嘉文(左)与胡美宝(右)合作多年, 默契非常, 同样对创作有一分执着。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哈维(右,梁奋佳 饰)与小由(左,胡美宝 饰),在时代广场中扮演自由女神与游客合照赚取微薄收入,二人为抢客不断降价做烂市。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大闸蟹大肆入侵纽约,民众大为紧张、恐受袭击,而部分「生意人」则大受启发,觉得这是一次发达契机。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在时代广场中的卖艺人部分没有正式身份,一人骤然失蹤,唇亡齿寒,顿时造成一片恐慌。

自己人自有标準

「真美国?假美国?」一对华裔兄妹、一个翻版洪都拉斯自由男神、一个真版法国自由女神、美国海关关员,所有角色都无法理直气壮宣称自己是地道的美国人,人的归属如何界定?标準是甚幺?出生地、身份证、所在地,还是由当事人来决定?是自己人与否,「卓剧场」一于少理,还大肆遴选引入「入侵者」!个个都是澳门人,人人都是「混血儿」,爱情故事男主角Doug(梁兆富饰)是「缅甸沟印尼」、女主角徐夏(刘雅雯饰)更厉害:「九澳沟路环」!

异乡辛酸史 融入与排斥

梁奋佳也参与了2016年的《异乡记》围读,这次分担了更重要的角色,成为了「自由男神」。

异乡人另类语言

《异乡记》是一个中国人写的英文剧本,言语简单却十分有力。从用字与口音就可以知道角色是甚幺族裔、三言两语就可以令观众产生共鸣,说的是异乡人在美国本土的琐事,却似乎也适用于世界各地所有异乡人。剧本在2015年「第一届全球泛华青年剧本创作竞赛」荣获首奖,得到「卓剧场」联合导演叶嘉文、胡美宝(May)一致推崇,在2016年已策划了一次围读,试图用最简便的方式过一过戏瘾,最后却都生出未尽之意。围读时为求速度,剧组直接拿竞赛中的翻译版本开读,本身简单、有趣又语带双关的文字,译做中文书面语后反而难以理解。而这次準备时间较长,索性从原稿翻起,May觉得原稿较为直白:「同广东话性质好似,未必好多修饰,係朱宜真实嘅声音。本来觉得佢哋嘅口吻、佢哋嘅关係好难理解,再译嘅时候先觉得,其实就係咁直接。」

围着舞台被洗脑

至于无法请来外国人「本色出演」剧中的异乡人,「点扮都唔似」,嘉文索性反其道而行之:「力求好假」,笑点反而更能突显,他认为「人与人之间的关係并不靠语言来表达」。「围读时我哋留意到嘅,然后好想试下在剧场空间将佢做出嚟,原来啲角色喺不知不觉间被某啲元素影响咗。」嘉文发现剧本中不少「标準」都是透过荧光幕来发布,角色在荧光幕上获取资讯的同时,也不断在接受着加诸在他们身上的「标準」。嘉文觉得和现实好相像,如今有些附和嚟得太容易。两面观众的舞台,形式让观众亦成为情景的一部分,舞台另一边的观众在某些时刻亦一同被这些「标準」洗脑,云里雾里地成为演员中的一员,最后分不清这些「标準」是出于本意,还是由外人强加。

创作自由显生命力

May与嘉文同是学表演出身,先后被激发起创作慾望,继而才走上导演之路。May擅长形体指导,嘉文对选角就颇有一套。36个角色分给包括导演在内的八位演员,嘉文除了导演身份,在担正主角、成为「饭祷爱」CEO之余,更身兼路人及海鲜中的一员,忙得不可开交。喜欢创作的两位导演,更带领演员一同创作,「有一场,海关关员好似产生幻觉,啲入境旅客唔係人嚟,全部变晒做蟹。我哋定咗个大概,再由演员决定几时开始做动作,咁样都几得意。」虽然时间花得更长,但让演员保有适度自由,更能保证戏剧的生命力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