愤怒抑郁,因为仍然欠债

2020-07-10 浏览量:183

愤怒抑郁,因为仍然欠债这篇文章是写来向殉国烈士赔罪的,因为星期日我们都做得不够。

今日是6月18日,是星期日二百万人大游行后的第二日,也是烈士死后的第三日。

提醒我的,是一篇载于辅仁媒体题为〈【寻回失蹤人口郑松泰】义士头七都未过,你班仆街仲係到内讧〉的文章。文中内容,就如文题所言,一指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在6.16游行不知所蹤——作者却在文中贴了郑松泰在龙和道的影片,道出了郑松泰当日在那里:就是整日都在现场;二是指责郑松泰和热血公民引起内讧云云,这也在作者在文中贴的影片连结「郑松泰:唔好批评,有D野大家知就得」一题中,知道谁引起内讧——谁人内讧,谁又做错,当日有二百万人上街,然后和平散去,这结果就已经足够回答了;三是指责郑松泰和热血公民做得不够云云。

我无意指责该文作者,虽然文题提及义士头七,然而内文只字未提,但至少提醒了我:对,烈士头七还未完,烈士死谏后只是过了三天,局势就变成这样了。

「全面撤回送中,我们不是暴动,释放学生伤者,林郑下台,Help Hong Kong」。

—2019年6月15日

送中—《逃犯条例》修订全面撤回,直至现时为止算是做到;暴动,港府未收回定性的宣告,日后会否控告涉事者暴动或相关罪名甚或其他欲加之罪,还是未知之数;释放学生伤者,林郑下台,Help Hong Kong,通统没有做到,我们有达成烈士的遗愿吗?

不是指责所有参与者,而是自责。做不做到,现实中可以看到;做不到,与其指责旁人,不如反躬自省,到底自己做得够不够呢?

在心里问,问自己。现实是远的,内心是近的,太近的反而不愿意面对,面对自己实在无力,面对自己徒劳无功。不愿面对是正常的事,因为太痛苦了。所以会愤怒,会抑郁,会有理无理的指责他人,将痛苦转移到他人身上,减轻那怕一丁点。这是常事。我理解。

现实是到最后还要面对。因为不面对,就会陷入扭曲的世界,终日不着边际,死去的血债萦绕着,然后自我催眠问题不在我身上哩,都是这个,都是那个,都是他们。这个那个还是一个,我。

忠实面对自己,我们高呼要港共政权还债,但未能达成,一日未达成,我们也是欠债。所以要继续做,继续追港府,不然他不会安息,这是我们的责任,也是我们要好好活着的意义,复仇,向杀人者报仇,而不是一时一地报不了,就抓个人来责骂发洩。

记着要做的事,谁人要还债,谁才是令我们抑郁的,令我们义愤填膺的,然后各司其职,尽力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。

把责任肩负在自己身上,而不是推到别人处,然后努力地做好,直到做到,这才对得着死去的烈士。



相关文章